江秋鹜

楚王妃兼东申老板娘本人。

不行唐一白祁睿峰互动实在是太甜了
别的都站不稳了我的妈呀
真·甜宠了

不想产粮
因为坤坤最近太勤快了
内心没有波动
只想老实的做楚王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弈也太好看了吧!!!

因为覆水难收,破镜难圆。
但这两个词我用的多巧妙,说不定又会被笑欲盖弥彰了。
我向来不知道人心有这么狠的,每次我看到他小心翼翼的眉眼,停在半空的双手,尽力挤出的讨好一切的笑容,我当然是无比怨毒的看你的。
我不知恶有多恶,但真切清楚善有多善。
所以请你看看他,转过头,看看他。他还在那对着不知名的不论是什么的傻笑,从未改变。

这个cp嗑完能抑郁三个度……

很想搞楚王和督主的水仙儿……
插旗儿

坚强。
楚王的女人,绝不认输。:)

【磊坤】不知名的小段子 上

*磊磊是小太子xx
*小学生般的ooc
*码出来当发泄一下xx

小皇帝有三大爱好:斗蛐蛐,翻花绳儿和……偷看丞相。
后来他从东宫搬出来坐上王位真的成为小皇帝的时候,一度觉得翻花绳儿这个爱好实在是太娘炮了,于是花了一个月愤然戒掉。当然,偷看丞相也就变成了明看。

当朝丞相单字一个堃,人皆称陈相。小皇帝嫌堃字难写,一笔一划的给他改成了坤。丞相应了,第二天上书的自称就成了:臣坤言。
由此,小皇帝得出一个结论。丞相这么听我的话一定是喜欢我。
且不论小皇帝的推理无根无据,单陈相这个人本身,就是奇怪的很。

小皇帝第一次见到陈相的时候他还是太子,翘了太傅的课跑到东宫偏门花园泥塘里打滚看别的人斗蛐蛐。睁圆了一双眼睛又偷偷摸摸的...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感谢我今天吃到了高王 王乔 叶乔 黄王 别王 叶王糖!!!!!!总体来说比较满意吧对动画,就是别哥……有点过于老成?

最后真情实感的夸监制先生!!!!陈坤你太可爱啦!!!!

三党就很苦

倒计时!!!
紧张又焦虑quqqqqq

要我说,这人是仙。

颓 好看到夸不出来了……

Dangerous. 1.5

哇这半章磊坤

真的编不出来了……

“庚哥。”
吴磊出声打断他们有些紧张的氛围。待第二句话出口,又重归另一个冰点。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剩三个人之前谁也不能互相攻击吗。”男孩的笑容绝对纯良,但这一刻在那两人眼里又是绝对的危险。
“啊……”韩庚机械的应答,下意识去看身边的陈坤,陈坤距离他又远了几步。
“现在剩三个人了,所以……”
“联盟解除。”
话头又被陈坤接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俩之前有过联盟?”
他跟着说,牵起嘴角一副审问的架势。手指套上之前的精致手枪,在场的人都知道那只有一发子弹。所以,有威胁,又无威慑。
突然端起架子来了。韩庚看着他好笑的想,他瞧见对面的吴磊有些发懵,转了转眼珠。
“我们联盟不都是三个人,带着你呢...

每日一问.

我哥杀他弟的时候调皮到看不清
以及P2点对比 双标过头了啦!

苍天啊!!!为啥要送梗给我!!!我刚写全员大逃杀向!!!苍天啊!!!这期甜到窒息!

如果我要讲一个总裁的故事应该取什么名字【土包 执章】1

*诡异和ooc并存 xjb写

*突然的脑洞 不一定会填

“小仲啊,你来我身边有段日子了吧。”
“啊……是啊老板。”
仲堃仪看着笑眯眯得眼睛都快挤没了的孟章心里忐忑极了。
“那这次我交给你个重要任务,晚上你就代我和陵总见一面。”
孟章突然加快语速,伸手在仲堃仪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语气不容置疑。
“……那老板你?”
“今天晚上有执明的见面会。”
孟章转身,头也不回。声音美不滋儿还把办公室门给带上了。
公司老板沉迷追星荒废工作怎么办,急在线等。仲堃仪忍住立刻打开手机发帖的冲动沉痛的闭上眼睛,开始琢磨怎么应付晚上的饭局。

“陵光,大人物啊……”
他把资料打出来研究,拿在手里喃喃着。天璇集团总裁,手段狠辣。刚一上位就吞并数家...

嘿嘿

在二刷第一季

非常甜了!

Dangerous

*好啦我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就这么俗套吧。
大家都是黑的(不妥删我就放出来试试水……)
瞎写的…为了宣泄无处安放的cp魂
颜霸队大三角,偏友情向吧(。)

还剩三个数字。
声音还是很熟悉,不掺杂任何感情的人声低沉的传来。
他在这场游戏里待了两个月了,两个月里他用泛白的石头在“住所”的墙壁上画了足足六十道笔画,十二个“正”字。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他抬头看着简易搭建的小屋棚和地上晾得近乎冰凉的半杯水。在这之前所有有关自己的记忆被抹了干净,他只能想起自己的名字,和紧邻名字后面的代号。
陈坤,一号玩家。

“坤儿。”
他抬头,从良久未修剪的刘海下面找到一丝缝隙露出半个眼睛。韩庚拿了半块面包抛了过来,他眼疾手快接稳了在怀里...

颜霸队三个人怎么这么搭啊……能看一百遍啊啊啊!!!怎么搭都好吃啊……!!

长生令1-2【仲孟】

悄摸打tag有助于不坑。
不校不修 全当占tag存稿x

* 章一

我拈了朵花,轻巧的别到他鬓角,人胜花娇。
“孟章,你可莫要忘了我。”
他狠命点头,殷殷道
“公仪哥哥,待我袭侯位,一定记得寻我!”

待他袭侯位,我怕已是魂归坟冢,黄泉独饮一碗孟婆了。
但我还是笑着点了点头,亦如我第一次不忍拂他面子般的微笑。“定然。”我微哽喉头,缓缓道。

公仪堃生本不唤做公仪堃生。
我活了两世,该袭着第一世仲堃仪的名字,比这拗口的四字好听的多了。
孟章理应还是那个孟章。却从龙椅上的王做到了侯府家的庶子。
都说侯门深似海,遥想我上一世平步青云一路坐到上大夫的位置,小小栎浍侯府能有什么惊心动魄的风起云涌。到底是我管中窥豹鼠目寸光了。算是偿上...

插个旗儿
今天太甜了我要写点啥
磊坤使我快乐

别的都不服
他弟这回小心思真的是
暴露的彻彻底底——

远海【土包衍生 唐一白x郑好】上


遥远的距离*郑好
浪花一朵朵*唐一白

不要上升真主。

说出来我都不信。

圈地自萌的,拉郎的,邪教的,ooc的。

人间四月芳菲尽,那之后,郑好再也没有见到唐一白。

南大的自习室日趋灯火通明,他抱着一摞书,都是白皮的。沿途的公交线路到晚上十一点都没有休息,郑好把手伸进兜里掏了半天才摸出两张皱皱巴巴的一元钱投进去。

越向北灯越阑珊。公交车上留着两个空座位,显得单薄伶仃。郑好因为抱着书,显得踉跄。三步并作两步的坐进了最近的座位。

有些颠簸。郑好将头靠在车窗上,随着车辆行进清楚的能听到车窗玻璃撞击的声音。他偏过头向窗外看,吐息打在透明车窗,泛出点点露气。应该是雾气,天气不算冷,所以它们就很快消亡。郑好伸手,纤长指尖犹豫...

【执仲】筹谋 上

*嗑邪教嗑到迷幻,默默产一口粮。

*拉郎,邪教,ooc,世界观同茕茕(天枢借天权天璇复国,两仪借机算计两国x)

“本王不要五五之数,本王要必胜无疑。”

执明斜靠着,顺手将折子随意一掷。面上不起波澜,眼底却是一片深邃。仲堃仪见他,不敢直视。只拱手暗叹这天权王气势。

昔他来时,各国坊间均传天权王荒淫,整日耽于美色伶人不理政事,实为庸君。三人便成了虎,何况众口一词,难不信此。庸君便是最好利用,仲堃仪算盘打得响。辞别孟章便带印信直奔天权。天枢尚从灭国之中稍缓过气,国力难撑战事。仲堃仪心知此,却不愿错过大好时机。

天璇方与遖宿一役,大捷。陵光乘胜,便回过神来徇私仇。十万人马将瑶光王城围死,一令...

嗑一波狗熊 两个人精谈起来也是非常美好了啊…
意图产粮(。

【仲孟】逆向相遇 1 现背 段子流

*睡不着随意搞事

*画风清奇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可能是真的有毒了。

“要追你就去追啊,老在这看着算个什么事儿。真够变态的你。”
齐之侃第五次在送餐的时候看到仲堃仪坐在靠窗的位置,紧紧盯着外面过去的三两学生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不懂,我得先摸清底细再出手。”
仲堃仪煞有其事的说完就听见站在柜台里的慕容离冷笑一声合上了笔记本。
“你听他扯淡,这小正太之前他甩过一次。”
慕容离挑挑下巴向窗外,树荫下一排自行车整齐列着。他所指的男孩身型不算矮小,却硬是透出一股可爱味道。低头去开锁取车,毛茸茸的脑袋正冲着这个方向。
“我还以为他是情窦初开,原来是这样!”齐之侃闻言看了会窗外,一脸指指点点的表情对着仲堃仪摇了...

一字债【仲孟】

*内心崩溃,不知所云。吾王一个人走这黄泉路,多冷啊。

*把碎碎拿出来给吾王温暖,ooc是我的。

他面上惨白,已无半点血色。
“王上,何苦自断后路。”
我轻叹,悠悠的将话间刃刺出。眼前少年模样,却一副释然样子。他的眸黑得发亮,噙着晶莹,却不曾落下半滴。我当真含着怒意,将利刃字句刀刀向他心上。不见血,只仿佛将灵魂抽尽了,床榻仍凉,久不能温。

“何苦执迷不悟。”
醒来便是一身冷汗,孟章二字脱口而出。薄纱朦胧,虚影不定,早人便说,自己是得了心魇了。
“痴儿,你看我不见?”
那声音又起,镜中花月似引人去。我心下存疑,这声音来得诡异又不熟悉,四下寻去,竟是骇了一跳。

“可算是看见我了。”
那人白衣素净面,细瞧模样,竟与己无二...

为人【土包子,前世今生带rps】下

*圈地自萌

*看个乐就好别较真

*与真人无关 可能有番外

烛既灭,有酒意凛凛上胸。陵光面红若桃李,一双眸春水婉转万顷碧波情动意。他身子单薄,不显挺拔,而今姿态倒令人多分疼惜。

“故主殁矣,仲先生莫要太过伤怀。”

方才陵光举酒向人,月色流光,辗转流入这佳酿。

“此为何酒?”

仲堃仪已醉了一半,不胜赞这琼浆。

“百英玉露,孤王藏了许久了,如今与仲先生对饮。如何?”
“如何?”
风愈冷冽,吹襟袖。仲堃仪或被冷风一吹,酒醒了几分。
“百英玉露,先王曾将此与我对饮。七弦琴音不绝,吾王早醉矣。”
“故主性情中人,孤王倒是羡慕。”
陵光敛眸,只顾自饮酒。堪堪附和人所说,心间实在是空,有酒意也填不住。
“今逢乱世,本就如此,不如得意这一...

茕茕 .肆

*两仪葱互怼开始

*放飞自我顺便求评论!(你

*仲孟仲依旧无差

又一封信传入天璇宫中。陵光闻是仲先生遣人送来,心也了然。信上只道自天权借兵二十万,一月后出昱照关直赴天璇。

“仲先生就不怕孤王拒绝?陈兵二十万于我天璇境内,非小事也。”

陵光虽如是说,却早允了兵来。时仲堃仪随大军归来,陵光召他来谈,只说了些不大相干的,自然绝口未提及早前孟章之事。

“天璇王非鄙,乃明君也,不会不允。”

仲堃仪做得一副谦恭姿态,言语间早早将王上称呼改了回去。

“如此说来,那天权执明,亦算是明君了。”

陵光神色冷然,只笑笑随口道。

仲堃仪未答,干笑罢了轻叹一声,拱手而待。

“孤王自知你意,乱世中得以安身立命者,皆非庸才。”

陵光起身将印信拿起...

为人【土包子,前世今生带rps】上

*注意避雷,前世今生rps

*我就萌个熊包与真人无关靴靴

*天枢势力热衷搞事无所畏惧

宫闱深处,高墙筑。凛冬甚寒,雪长白,落松柏。人骨瘦尽尘埃。

那人将厚衾裹紧在身上,却怎的也抵不住身上刺骨寒意。呼吸声重了,又咳嗽两声,撕裂着几乎要背过气去。檀木雕花的门被推开,伴着吱呀的响声。循声而望,果是旧人身影。

“仲大人当真是情深义重,知孤王大限。来送孤王一程么?”

陵光已是虚弱至极,却也生生的哽着喉头言尽讽意。

他面色惨若新雪,仅眼眶挣得通红,显得刺目。仲堃仪瞧着眼前人样子,竟有些痛了。

“王上何苦自断后路。”

仲堃仪摇头叹他,一步一趋近了床榻。人虽虚弱,身上着得仍是锦衣罗衫。他手拂过人身上被,一路至鬓角。拈一撮碎发别...

一个连刀子都写不出来的废土。

青龙仙君半缕神识落世间做了个王,名讳未改。是以北青龙孟章。残魂易折易损,堪堪薄命罢了。道仙拈须扬拂尘,高深莫测。弟子初生牛犊,瞪大了眼睛向前问。青龙孟章王莫不是长命至古稀,稳钧天盛世之帝王?道仙未恼,摇摇头叹道 便是另一种说法了。
是有八门星君,奉命寻四方仙君残魂。卦门对坤像,贪狼星君去青龙。时三年,寿数尽也。星君无记忆,尚凡人。凡心动也,可叹五载纠葛。

巨门开,星象冲。青龙命魂将破,所待着将承参与商。
痴儿,你一命化了。念你星君道相所化,只抹了情根,予动若参商。
湘衣泛江,悲秋惶惶宋玉之风。
质本洁来,却净情根,惹俗世。
时天枢国上大夫铲三大世族,莫须有罪已株连之。朝堂之上,方以为净腐朽沉积之气,众...

茕茕 .叁

*像熊老师一样放飞自我了

*天枢势力无所畏惧

*随便看看吧(假装自己不想要小红心x

“先生,赶路罢。”

仲堃仪随士牵过马轻言提醒,他才方梦初醒般回神来。近日来这毛病愈甚,但凡思及故主,便平生多添许多意象。他于孟章左右虽不及十载,忆及却总有大半生似的。仲堃仪暗叹己痴,深陷迷局不能出,也早已知心于孟章,远逾君臣。

“方才又是思及旧事,出神了。”

仲堃仪摇摇头,踏了马镫而上,衣袂扬,心底藏却了那半分憾。

一路向西北去,渐也觉空气干冷,天枢原处至北入冬气候寒极。入夜时,仲堃仪便命人取来披风,草草披上,一时恍若在故国。

“大人,再向西便是昱照关了。”

昱照有天险,登其道难于上青天。关前...

下一页
©江秋鹜 | Powered by LOFTER